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金陵八艳忠于爱情,齐心戮力!秦淮随处桃花扇,可叹朱颜薄命
发布日期:2022-03-19 13:47    点击次数:102

“秦淮八艳”,即明末清初南京秦淮河上的八个南曲名妓,故又称“金陵八艳”。计有柳如是、顾横波、马湘兰、陈圆圆、寇白门、卞玉京、李香君、董小宛。

她们八人是以联名,因为有这么几个共同点:

多艺多才,能诗会画;

忠于爱情,齐心戮力;

骨气不俗,胜于男子。

这里单说她们的骨气,秦淮八艳除马湘兰外,其别人都资格了由明到清的拔帜树帜的大动乱,都推崇出了高于很多官宦士子的骨气,令七尺丈夫汗颜。

风骨嶒峻柳如是

柳如是,真名杨爱,字如是,又称河东君,因读宋朝辛弃疾《贺新郎》中:“我见青山多柔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,故自号如是。

潘恭寿画《柳如是肖像》局部

肤似凝脂眉似柳,诗书礼乐冠江南。

一旦夺得青溪魁,轻姿溜达秦淮岸。

柳如是是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妓才女,幼即贤惠勤学,但由于家贫,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,妙龄时坠入章台,更名为柳隐,在浊世风尘中来去于江浙金陵之间。

柳如是书道

清兵入关,势如破竹,眼看就要打到南京城了。柳如是力劝钱谦益以身报国,钱也应允了,雷霆万钧地对外声光泽,率家人旧交载酒常熟尚湖,声言欲借鉴屈原,投水寻短见。然而从日上三竿一直迟滞到夕阳西下,钱谦益探手摸了摸湖水,说:“水太凉了,如何办呢?”不愿投湖。反倒是柳如是奋身跳入水中,不吝一死,被人救起。

柳如是《楷书》

柳如是《香远益清》

柳如是《早春园戏》

柳如是《烟雨山村》

1664年钱氏厌世后,乡里族人聚众欲夺其房产,柳氏为了保护钱家产业,竟用缕帛结项寻短见。无赖们虽被吓走,一代才女却这么轨则了一世。柳氏身后葬于虞山佛水山庄。

柳如是《月堤烟柳图》局部

动人不外董小宛

时民意目中董小宛的形象

樱桃小嘴细柳腰,声若莺啼惹人怜。

一旦觅得老友郎,长相厮守终无悔。

董小宛,名白,一字青莲,别号青莲女史,她的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。她理智灵秀、丰度艳发、窈窱婵娟,为秦淮旧院第一流人物,又称“针神曲圣”。

董小宛《仕女图》

董小宛《秋园雅兴》局部

她的姿色曾引起一群王公大人、豪绅商贾的明争暗斗。但这个流寇风尘的女子看轻权贵,巧与周旋,敢于构兵。唯对明复社四令郎之一的冒襄一见倾心,她隆盛相嫁,克服各种繁重,终于嫁与冒襄为妾。

冒襄乃饱学之士,才华横溢,名气很大,父母官屡屡催他出来应考或仕进,而他在董小宛的激发下,拒不降清,不出仕,不进入科举。后因侧目清军,冒襄全家财产被抢劫一空,缺乏如洗,董小宛仍不离不弃,想尽目的奋发援救家计,殚精竭虑,意态消沉,临了贫病而死,年仅二十八岁。

董小宛《仿六如居士笔意》局部

《兰花图轴》董小宛

鉴定不外李香君

溥儒画《李香君》局部

玉肤金钗红罗裙,青丝飘飘及腰间。

花扇轻摇香风飘,疑是天仙在尘间。

李香君《雨景山水》

李香君的美名远扬,诚然要感谢孔尚任的《桃花扇》,此剧虽有艺术加工,但基本上是大事不虚。

李香君休养侯方域的一表人物,更观赏他的骨气道义,并推进他与融会阮大铖划清规模,退还阮大铖的馈送,救济他去投靠史可法的抗清构兵,为此她返璞归真,闭门却轨,等候侯方域追溯。

李香君《迎春图》

自后,李香君为遮盖清军,全部颠沛,缺乏不堪,终于病倒,病笃之际,她抵抗着让好友卞玉京为我方剪下一绺青丝,注意翼翼地用红绫包好,再把它绑在比人命还阑珊的桃花扇上,然后交给卞玉京,请她转交给侯方域,并留住遗言说:“令郎当为大明守志,勿事外族,妾于阴曹阴曹记得令郎崇拜。”

李香君款《山水》

侠骨芳心顾横波

顾横波,洞开文史,工于诗词,才貌过人,有“南曲第一”之称。

据清余怀《板桥杂记》纪录,顾横波“庄妍靓雅,风韵轶群。鬓发如云,桃花满面;弓弯纤小,腰支轻亚”。

顾横波《兰花扇页》

她嫁给“江左三大家”之一的龚鼎孽后,虽妻子相偕,但也不忘民族大义,明清交替,龚鼎孽说要捐躯,顾横波就拿来绳索让他上吊。没曾想龚不但不愿死,反而对人说“我愿欲死,奈小妾不愿何”,气得顾美女花容失容,烦闷多日。

顾横波《墨兰图卷》

长斋绣佛卞玉京

卞玉京名赛,笔名赛赛,因自后自号“玉京道人”,习称玉京。她竖立于秦淮官宦之家,卞玉京姐妹二人,因父早亡,二人陶醉为歌妓,卞赛诗琴字画无所弗成,尤擅小楷,还通文史。她的绘图艺技娴熟,落笔如行云,“一落笔尽十余纸”喜画风枝袅娜,尤善画兰。

卞玉京《兰石图》

卞玉京正本提神才子吴梅村,意欲嫁他,自后,吴梅村降清出仕,卞玉京薄其为人,从此不再与他再见。再自后卞玉京落发当了羽士,持课诵戒律甚严。

卞玉京《暗香疏影》

灵秀多才马湘兰

马湘兰,名守真,字湘兰,因在家中名交替四,人称“四娘”。她特性灵秀,能诗善画,尤擅画兰竹,故有“湘兰”著称。她边幅虽不出众,“容貌如小人”,但“激情开涤,濯濯如春柳早莺,吐辞流盼,巧伺人意”。

马湘兰《潇湘清逸图》

马氏助长于南京,自幼晦气颠沛流离,但她为人旷达,性望轻侠,常挥金以济少年。她的居处为秦淮胜处,慕名求访者甚多,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交谊甚笃,她给王稚登的书信储藏在《历代名媛书简》中。在王稚登70大寿时,马氏集资买船载歌妓数十人,赶赴苏州置酒祝嘏,“宴饮累月,歌舞达旦”,归后一卧不起,临了强撑沐浴以礼佛危坐而逝,年57岁。

马湘兰《花篮仕女图》

马湘兰(款)《强者寥寂图》

马湘兰《兰竹册》局部

马湘兰《花鸟图》

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了一世的真情,我方却像一朵幽兰,暗地哽咽,暗地吐芳。

风骚女侠寇白门

寇白门名湄,字白门,是明末清初的秦淮八艳之一。

绝色吴女名门后,时运不济沦青楼。

侠骨柔肠志清廉,一世飞动终无悔。

《板桥杂记》曰:白门娟娟静美;跌寇白门宕风骚,能度曲,善画兰,诤友拈韵,能吟诗,然滑易弗成竟学。正由于白门为人单纯不圆滑,而决定了她在婚恋上的悲催。寇氏归金陵后,人称之女侠,她“筑园亭,结客人,日与骚人骚客相往返,酒醉饭饱,或歌或哭,亦自叹尤物之迟幕,嗟红豆之飞动”。后又从扬州某孝廉,不忻悦复还金陵,临了流寇乐籍病死。

倾国名姬陈圆圆

陈圆圆(1623―1695),原姓邢,名沅,字圆圆,又字畹芳,幼从养母陈氏,故改姓陈,明末清初江苏武进(今常州)人。

雕梁画栋姑苏女,昆曲字画压群芳。

浊世桃花命多舛,颠沛流离遁佛门。

崇祯末年被田畹锁掳,后被转送吴三桂为妾。相传李自成攻破北京后,辖下刘宗敏掳走陈圆圆,吴三桂遂引清军入关。吴三桂在云南通知寥寂,康熙帝兴师云南,1681年冬昆明城破,吴三桂身后,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,身后葬于池侧。直至清末,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,池畔留有石刻诗。

董小宛马湘兰卞玉京李香君顾横波声明:该文意见仅代表作家本身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工作。